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金枪鱼的做法大全 > 内容详情

新老巨头混战:马前卒趣头条能否战场生还?

时间:2021-09-10来源:湘菜菜谱 -[收藏本文]

  拼多多的创始人黄峥说过:“我死了腾讯不会死,腾讯有千千万万个儿子。”如今的互联网竞争格局已经很久以的2B, 2C转为了2VC,进而又2VC了2AT。转变得互联网企业越脱离商业的本质,创始梦想也越苍白无力。刚刚上市的趣和拼多多一样,也只是腾讯的又儿子,是无孩子中有幸被腾讯选中成为对抗“今日”棋子的幸运儿。

  趣头条的容针对的是三四线城市的广大人群,对于它的更为关键的是它的获客方式。在趣头条中,邀请好友以获得奖金并且能快速。邀请的方式多种多样,基本都是基于腾讯的社交应,括微信邀请、QQ邀请、朋友圈邀请、微信群邀请等。

  对于这种能社交裂变,快速获客的“诱导分享”,由于它对社交平台内容的伤害通常会遭到平台方的封杀。但趣头条与拼多多一样,都是腾讯的儿子。腾讯对于他们的越界行为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趣头条对用户在平台上的一切关键行为都“明码标价”。这是许多内容平台增加用户活跃度的常规手段,但不同的是,在趣头条上通过新手奖励、阅读咨询、发表优质评论等方式赚来的金币,可以折现。

  更具争议性的是趣头条的“收徒模式”。通过老用户邀请,注册趣头条的新用户自动成为老用户的徒弟。“徒弟”在平台上的分享、阅读、评论等行为除了能给挣得金币外,还能让师傅也收获“进贡”金币。而徒弟再收徒后,徒孙对徒弟的进贡也能使隔代的“师祖”收获金币。拉人头发展下线并从下线身上获得收益,趣头条的模式甚至被某些人解读为“传销”。

  拼多多是黄峥游戏团队孵化的项目,而趣头条的团队也来自的中国第一游戏公司盛大。“拼团”与“收徒”这两种获客游戏或许在短期可以令沉溺于网络海量信息的用户精神为之一振。但是任何游戏都有生命周期,PDD和QTT能否在用户们玩腻之前提供充分传递价值的购物与阅读体验是的挑战。

  通辽靠谱癫痫病医院,治疗经验分享能够使得趣头条的人员发展链条快速延伸的只有已经搭建好的成熟社会关系链条。微信作为第一社交平台无疑是最佳。而在趣头条发布的时候,腾讯已经被以“算法分发”为核心卖点的头条系的今日头条、抖音等内容平台搞得焦头烂额,而尝试“算法分发+网赚”的趣头条成为了腾讯急于抓住的稻草。

  趣头条与拼多多虽然借助微信的流量得以爆发,但是腾讯对待“干儿子”的态度是希望他们积累一定资源之后能够独立。拼多多正走在脱离微信的路上,目前已有一半的成交量通过APP完成。趣头条在未来势必也要减少对微信朋友圈传播的依赖。

  不过,趣头条和拼多多为了避开主流而剑走偏锋,在网络监管日益加强的今天必然面对逼近的增长天花板。淘宝在假货门之后成了今天的模样,内容格调同样不高的今日头条已经在监管的重压下进行了整改。如果说独立之后的趣头条与拼多多成为了“今日头条第二”与“又一个淘宝”,么挑战巨头失败后也只能永远活在父辈的阴影下,失成为一方诸侯的机会。

  趣头条企图挑战的今日头条曾与腾讯打了一场“头腾大战”。今日头条几乎与除阿里以外的一众大小巨头都打过仗:和百度对簿公堂,逼迫前股东微博退出,和各大新闻网站的版权纠纷……这个取代腾讯成为新一代“全民公敌”的头条注定是互联网历史上不可磨灭的。

  今日头条能够在崛起时不被巨头注意,得益于它不起眼的外表。看起来像一个新闻客户端的今日头条,被人们拿来和新浪、搜狐作比较。门户网站已衰落是个不争的。投资人和巨头们都不指望一款新闻客户端能在移动互联网中掀起波澜。更何况头条连一个可以对标的美国前辈都没有,很有可能就是一个伪需求。

  今日头条的崛起反映的是中国移动互联网与美国的差异。中国有足够多的人口集中在网络基础设施良好的大城市中,这样的环境让沉迷手机的“低头族”如鱼得水,所以中国包括社交、游戏在内的许多应用都依赖手机。与中国城市分布南昌那家医院看癫痫好结构似的日本在移动互联网的习惯上就极为似。两国的手游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游戏平台。而美国的人口分布比起中国来就平均的多。几个中心城市的人口,大量人口分布在城市郊区。这些地区的网络基站密度低,支持不了流畅的互联网体验。虽然美国的大众应用比如Facebook,也都完成了向移动端的迁徙,但是并没有足够的消费人群能够支撑一个主流的独立移动端新闻APP。

  2012年上线的今日头条通过快速迭代和Android,iOS双管齐下的策略,在国内机普及的下,迅速占据了移动新闻市场。算法驱动的个性化推荐成为了用户打发碎片时间的利器。等到巨头们回过神来开始研究头条的模式,它已经是营收100亿的互联网新贵了。

  腾讯在2015年推出了快报来对抗今日头条。因为腾讯意识到,头条威胁的不仅仅是腾讯新闻这样的资讯类应用,更有腾讯的赖以生存的游戏等应用。在空间逼仄的互联网下半场中,竞争已经是对注意力的全面战争。用户在新闻资讯中消磨了时间就必然降低在游戏中的沉迷程度。

  今日头条也深知,如果要对抗腾讯这样的巨头,仅仅靠资讯类应用是行不通的。在2017年初,头条建立了包括抖音、西瓜视频、火山食品以及诸多知识付费、车、教育等垂直产品在内的产品矩阵。在协同效应下,今日头条的日活在2017年下半年超过了1亿,超越腾讯新闻,成为了新闻资讯类APP的冠军。而天天快报的日活却增长缓慢,与头条的差距越拉越大。到2018年6月,天天快报的日活只有5000万,不足头条的四分之一。

  亲儿子输掉的战争只能指望干儿子来找回场子。2018年初,腾讯领投趣头条2亿美金。不过,在趣头条上市时,趣头条在易观千帆的指数统计中也只是与天天快报相当,并没有像拼多多那样具有强劲挑战者的姿态。

  在TMD三小巨头中,美团和因为业务不断烧钱,不得北京专科癫痫医院 不投靠巨头。而今日头条的“轻模式”保证了自身的独立性。在后来进军需要烧钱的短视频领域时,今日头条已经有足够发展的营收了。

  和今日头条并列的滴滴和美团都是腾讯的“干儿子”,再加上京东,可以说是腾讯系三雄。而腾讯的亲儿子里最出色的当属QQ与微信。“亲儿子+干儿子”的格局的形成实际上概括了大半个腾讯发展史。

  早在2006年,依托QQ无与伦比的用户粘性不断进军其他领域的腾讯就被视作“全民公敌”。当时,腾讯的门户网站超越新浪,成为流量第一;在休闲领域取代联众成为老大之后又进军大型网游,同盛大和网易短相接;在网络拍卖、在线支付以及市场的布局让马云和李彦宏也成为了对手。

  通过快速模仿积极进入各个领域使得腾讯得了个“山寨帝国”的称号,但马化腾却把腾讯的这种“积极模仿而不主动创新”经营策略概括为“后发是最稳妥的方式”。争议自然是少不了的。腾讯《QQ堂》游戏因为模仿盛大《泡泡堂》还遭到过授权给盛大拥有《泡泡堂》原型游戏《BNB》的NEXON公司的诉讼。那是中国网络游戏产业第一起跨国著作权侵权案。

  除了在各个成熟领域与巨头们鏖战,腾讯在有潜力的新兴领域也毫不放松。当时的投在与创业者交流的时候必不可少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腾讯进入你们的市场,你们应对?”

  2005年,腾讯收购了张小龙的Foxmail后,让他带团队重建了QQ邮箱。2008年,根据艾瑞数据,QQ邮箱用户数超过网易成为行业第一。收购之后快速融合新团队,这时制造亲儿子另一种方式。当然,融合的前提是共同的价值观,马化腾、张小龙都是十分重视用户体验的程序员。

  亲儿子著名的失败者就是腾讯微博。它被用来对抗抢一步抢到移动互联网传票的新浪微博。虽然微博看似是一种新兴的社交应用,但其实更具备媒体属性。而熟悉媒体运营的曹国伟、陈彤自烟台癫痫专科哪里好然比性格内向的马化腾要更胜一筹。“能够战胜微博的,一定不是另外一个微博”是马化腾对腾讯微博失败的总结。

  转机来自于从内部赛马机制中脱颖而出的微信。这是位于广州的张小龙团队打造的一款模仿kik的产品。虽然发布时间比雷军的米聊晚了1个月,但快速迭代带来的产品力和腾讯稳健的运营能力让微信在推出半年后的2011年7月彻底爆发,日增用户数超过10万。与微博的战争就这样结束了。

  虽然张小龙和马化腾的成功联手证明了团队被腾讯收购之后依然可以保持活力,但依然有众多持异见的创业者对腾讯四处挥舞的“胡萝卜加大棒”不满,点燃3Q大战的“斗士”周鸿祎就是其中的代表。

  在这场将互联网上半场的野蛮而残酷的竞争展现的淋漓尽致的战争中,马化腾没有输给对手,却输给了舆论。10场诊断会之后,腾讯决定改变自己以往的复制战略,走向开放。

  腾讯对“干儿子”的扶持正是始于3Q大战之后。如果说腾讯的亲儿子诞生于“内部赛马机制”和收购整合,那么干儿子则来自于腾讯“连接一切”战略的延伸。

  从2011年开始,腾讯总裁刘炽平从高盛带来了资本结盟战略,配合腾讯的流量优势,一套“资本+流量”策略构筑了一腾讯系统,也将中国互联网带入了腾讯-阿里双寡头。

  腾讯微博或许已经预示着趣头条的命运。“能够战胜微博的,一定不是另外一个微博”,言犹在耳。那么,能够战胜今日头条很可能不是另一个头条。趣头条和拼多多这类腾讯儿子公司的上市只是在提醒创业者们创新的大门即将关闭,只有依靠巨头才能生存。今日头条很可能是最后一个新兴巨头。要知道一切互联网一切创新的起点都是硬件的创新,今日头条的成功借助的是移动互联网的。正如周鸿祎所说,“想念互联网的炮火声”,可是战场可能已经不存在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